《披哥2》三公選人傷自尊,鄭鈞全程黑臉,劉愷威表情令人心疼

最近《披荊斬棘的哥哥》第二季熱播,到現在為止哥哥們已經經歷了三次舞台演出,對各自的特點和優勢也都有了大概了解,就算沒有一起合作過也能從旁了解到彼此的人氣和實力。在第二次公演結束后,哥哥們也開始準備第三次公演的人選和歌曲。

而在選曲前,自然是大家都已經熟悉的分組選人環節,這一次由于二公是同盟戰的關系,一口氣是拆掉了兩個組別,鄭鈞組和杜德偉組一共七人都成為了「無業游民」,其他哥哥要「瓜分」鄭鈞幾人,對于從初舞台一直合作到二公的「表面功夫」樂隊來說,不難受是不可能的。

這次三公選人的環節也跟之前有所不同,之前選人雖然也有搶手的和冷門的,但基本都是面對面直接面談,大家都在一個房間里,亂哄哄的將隊伍給定下來,在混亂中其實也少了尷尬的情況。

但是在三公選人的環節中,節目讓其他隊伍站在二樓,像一樓扔球,看中誰就在球上面寫誰的名字然后拋給他,然后各自隊伍站在一個指定區域,剛好將備選的哥哥圍成個圈。這不禁讓我想到了猴山看猴,本身高對低這種俯視就有種不平等的感覺,再加上扔球,這個環節讓人覺得有些欠缺人情味。

對于這種面子和咖位問題,明星內心無疑要比普通人敏感的多,在公布了這種方式后,信表示就像是在菜市場買肉,而馬頔直接略帶諷刺的表示:「那個王八大一點,我要那個」,這種自貶也能看出明星對這種形式有些抵觸。

在上面的哥哥都站好,齊思鈞宣布開始的時候,下面的幾位哥哥,除了范世錡好奇的往上看了看之外,其他眾多哥哥都如沒聽到一般,根本沒有任何轉頭的意思,對于需要面子和咖位的哥哥而言,這時候轉頭接球就掉份兒了,如果沒有人叫自己,他們都寧愿裝作不知道這個流程。

雖然上面的哥哥們熱情高漲,但是下面的哥哥卻都臉帶尷尬之色,鏡頭給到鄭鈞時,鄭鈞更是黑臉沉默不說一句話,就連最后王大陸朝鄭鈞扔球,鄭鈞也是一聲不吭的拿起來就走。對于鄭鈞這個咖位的藝人來說,這種從上往下扔球,著實有些傷自尊,這樣放在那英、寧靜身上,倆人估計都要跳腳。

而這一次,劉愷威再次成為了被選擇的對象,從初舞台之后,每次選人都要折磨一次劉愷威,這次劉愷威坐在下面,臉上確實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表情,雙眼直視前往完全背對著眾多哥哥,不僅如此,劉愷威甚至還將衣領立了起來,完全一副自閉的感覺令不少人感覺心疼。

之所以說劉愷威每次選人都被折磨,是因為每次選人他都是最后被自動分組的那個,從來就沒有過自主選擇的權利,而這種被動分組基本每次都分到的是最弱的組,因此下一次公演又要面臨被選。在第二次公演時,還能在劉愷威眼神里看到艷羨別人被選擇的眼神,而到了三公,則完全是一種聽天由命放棄的感覺。

說起來劉愷威雖然大眾第一印象都是演員,但其實劉愷威還是以加拿大華人歌手選拔賽冠軍的身份出道的,在節目中也說了會玩吉他等樂器。本身雖不說表現亮眼,但至少并不拖后腿,也算是能唱能跳的選手,只不過就是這個情緒有些太自閉了點,一直沒能好好的融入進去。

而且看著其他哥哥都在節目中找到了能夠聊天的哥哥,劉愷威就算一開始沒有熟絡的,到了三公也依然沒有和其他哥哥打成一片的感覺,這表現用社恐來解釋都不為過。而這次選人,確實是有點不講情面了,大家都是拋頭露面的藝人,這種環節還是應該改一改為好。

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