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,未婚主義者,30歲時,獨自生了三個混血寶寶,親媽都不知道

我是李雪珂,模特出身,現在是混血三胞胎的媽媽。

我很早就希望30歲能當媽媽,但到了29歲,還是沒找到合適的對象,于是我就去做了試管嬰兒,生下了三個混血小可愛,完成了我30歲當媽的規劃。 我選擇不結婚直接生孩子,跟我的家庭、經歷有關。

這是我出月子以后,為了工作拍的照片。

我對完整的家庭幾乎沒有印象。因為我的父母在我三歲時,就離異了。

我小時候很喜歡爸爸。爺爺奶奶家在農村,我覺得農村的東西比較好玩一些,就喜歡跟著他們去種地、去掰玉米。那時候一到周五放學,我就站在校園門口不回家,等著我爸來接我。我媽因為這個事可傷心了。其實爸爸很少接我,印象中都是姑姑來接我到爺爺奶奶家。

媽媽為了我沒有再婚,一直到現在。爸爸再婚了,又生了個兒子,那個弟弟屬兔的,比我小很多。

我三歲時跟媽媽的合影。

我五歲就開始學民族舞,十一歲,我上初二,個子就長到了一米六九。我媽偶然給我報了一個模特大賽,叫作「菏澤牡丹形象大使選拔賽」,選我們當地的形象大使。

我過了海選、初賽、復賽,進決賽的時候被刷下來了。當時那個晚禮服是我媽從婚紗店租的一個魚尾裙。被刷下來以后,我就在后臺哭,怪我媽那個裙子,讓我走不動。

我(左)十歲左右跟小學同學的合影。

那時候我真的太小了,才11歲,什麼都不懂。但是經過那一次比賽,我第一次知道模特是個什麼東西,跟模特結緣了。

到高中,我就直接去學模特專業了,去上學都是我自己一個人坐火車去的。我媽那時身體不太好,沒有辦法送我上學,我爸也沒怎麼見過面。 我就自己坐火車、拿行李箱、報名,自己領所有入學的東西、辦手續。

我高中在宿舍拍的照片。

高中三年,爸媽都不知道我學校在哪,所有事情都是我自己一個人面對。

考大學的時候,我專業課過了,文化課沒考上,然后我就放棄上學了。我沒上大學,學歷就是高中畢業。

藝考的時候跟我媽媽的留影。

2006年高中畢業,我簽約了一個公司當模特。那時候比較苦,一場演出才一兩百多,還要月結。我才明白原來賺錢這麼難,就再也不跟我媽要錢了。

最難的時候我跟同屋,我們兩個女孩身上沒有錢了。 租的房子里有大米、橄欖菜,我倆就吃了一個星期的大米粥,愣是不敢跟家里人要錢。

模特市場那時候差不多都是一場演出兩三百塊錢,所以我在2007年去了大城市,重新簽了模特公司。模特收入就高多了,有時候走一場秀,就一套衣服,一場下來就兩三千。經常一個月就能有一兩萬的收入。

也是2007年前后這兩三年,我去參加了很多模特比賽,所有的獎項基本上都是在這段時間拿的。

2006年,我參加世界旅游小姐比賽獲得全國亞軍。

到了2008年,我回到了老家。6月份,本來想著回家開一個暑假模特班,裝修了一個小的寫字間,不到一百平,7月,我那個暑期班就開始了。

第一次上課,我印象太深刻了。我那個時候才19歲。上課頭天晚上,我在家哭,跟我媽說,我害怕,我緊張,明天我不去上課了。然后我媽就開導我。結果頭一天,只來了一個學生。第二天,來了三個。第三天,五個。

我們那時候沒錢,就沒打廣告。會去人多的街上去發傳單,一開始我自己發,后來朋友們也幫我發。后面報名的學生越來越多,直到我們那個小寫字間都站不下去了。

我開模特班裝修的第一個教室。

我媽一看這個狀態,給我找了一個大校區, 為了開這個學校,我媽把我們唯一的房子賣了,得了三十多萬,給我當啟動資金。這個校區到現在還在用呢,現在我在老家都有12個校區了。

我媽自己開服裝店一直沒賺什麼錢,卻為了我創業,把唯一的房子都賣了。后來我問她為什麼有這麼大的決心?我媽說,想著就是能做成。咱也不知道她哪兒來的勇氣。

學校開起來了,我和我媽沒地方住,在我姥姥家湊合了一陣,不方便,就住在學校。我住的那間是一個沒有窗戶、不見陽光的小黑屋,不開燈進去以后就伸手不見五指的那種。因為把錢都投到學校上面了,買不起空調,也沒有床,買了一個床墊就鋪在地上。住的環境很差,夏天的時候晚上都要起來兩三次去沖澡,因為太熱了,整個渾身都是濕的。反正就生活過得還挺難挺艱苦的。

在學校里住了有6年的時間,我們才重新買了房子,裝修好了才搬走。

在學校住了六年后重新買的房子。

除了模特學校,2013年,我還售賣泰國進口產品,持續了有一年半的時間,攢下了一些積蓄。開始都是自己做零售,一年半以后,就開始自己做產品,有了專業團隊,第一個月就回款了2000萬。我的經濟基礎,都是那幾年打下的。

2015年,我做生意的時候囤的貨。

一出生就是白富美、富二代,爸媽特別有錢,很多人都對我有這樣的誤解,其實根本就不是,這一路我都是吃苦吃過來的。我的目的非常明確,爸媽給不了我想要的生活,我就只能從自己這里改變。

我是屬于什麼都趕著時機了。我沒有怎麼考慮過「失敗了怎麼辦?」因為我覺得,萬一成功了就會更好,失敗了,也不會更差了。從一開始就抱著這種心態去創業,一直走到現在。

現在我一邊做著模特學校,一邊和幾個合伙人做著幾家貿易公司,模特學校那邊我時不時去看看,公司的工作也還算輕松。最近我還和朋友注冊了一個童裝品牌,準備過完年以后就搬家去杭州,把公司的總部也搬到杭州去。

我選擇做試管嬰兒,一個是有經濟基礎,另一個是覺得婚姻不是我的必需品。我不想過那種生活,跟我爸多少有點關系。我爸生了我,但是并沒有養我,把我養大的就是我媽一個人。我開始創業以后,也一直在幫我爸還賬,養著他的全家。

模特學校一開始只有我一個老師,所有的招生、模特課、舞蹈課、形體課全是我一個人上,一天最多我得上八個小時。要邊跳著邊喊著八拍,還要講重點動作,要一遍一遍帶著他們跳讓他們去找感覺,一天下來嗓子都是嘶啞的狀態。我這麼高,那時候體重從來沒有超過100斤。瘦到腸胃經常犯病,住院都住了好幾次。

但我爸從來都不管這些的。有一次他管我要錢,說要給我弟買一個什麼東西,我給他發信息,說我在住院,然后他給我打電話,「你給你弟打錢了嗎?錢怎麼還沒有打過來?」一句關心的話都沒有。我當時那個淚一下就流出來,我覺得自己就像他的提款機一樣。

我和媽媽最近的合影。

但我媽媽就真的是全身心地要保護我這種。她失婚的時候只有23歲,身材特別好,長得也很漂亮,追她的人很多,但我媽就是怕我受委屈,一直不結婚。到現在,她就完全沒有結婚的想法了。她說,我這麼多年清凈慣了,沒有必要再去找一個,而且你說他能不抽煙、不喝酒、不吃肉嗎?要不然我還得伺候他,我才不要。我現在多好,過得可清凈了,我結婚干嘛?我在家待夠了,就去寺院做義工。

這一路走過來,我也經歷了幾段感情,了解了身邊朋友的婚姻狀態,就覺得完全不是我想要的。我談的男朋友很多都是大男子主義,他會管著你,不能干這個,不能干那個。我做生意,有應酬的,應酬不讓去,穿的衣服領子太低了,不讓穿。天吶,我直接都崩潰了。我干嘛要找一個人這樣去管著我?我媽都不管我,他們干嘛呢?

我想要的生活別人給不了,只能自己給自己,我有這個能力,誰都別管我。但凡不靠別人,不吃別人家米,不花別人家錢,誰都沒有資格說我。看清了這些,我的目標感一直還挺明確的。如果到了30歲,還是沒有找到一個想要嫁的人,就不嫁了,我可以自己做試管,生個混血兒。我從小就覺得混血兒好看,但我也不想跟國外人結婚。

開始找做試管的途徑之后,我看到了一個泰國的機構,一了解還不錯。 從我有了試管生子這個想法,到找機構、最終做決定,就兩個月的時間,特別快。

等我到了泰國,我之前選的孩子爸爸家里有事回國了。我選的是個俄羅斯人,長得特別帥。他們臨時給我找了一個英國的,我就有點生氣,就說那我不能只看照片和視訊,我要看看真人。

那個機構就沒辦法,就讓我們見面聊了聊。見面了解以后,知道他在大學里面教英語跟數學,可能是智商比較高一些。然后個子也蠻高的,有184cm左右,不抽煙,還喜歡運動,真人比照片帥。我覺得還是很好的,第二天他就按機構安排進行取精。

當時是培育了10個優質胚胎,因為他們是能分辨男孩女孩的,我一共胚胎里面就2個女孩,然后剩下8個都是男孩。我第一次移植了一個男孩一個女孩,掉了,沒有著床成功。第二次我就保險,移植了三個,我擔心害怕第二次移植也不行,就想著多移植一個,萬一呢。

本來我是想最多就是一兒一女,要不然就是兩個兒子,雙胞胎。結果最后都成功了。醫生說要減胎,但我本身覺得這是一種緣分,既然他們都存活了,就一定得把他們都留下。

我在泰國等待做移植手術的時候。

移植第7天就可以驗孕,驗孕成功了以后,我就回老家了。我懷孕的前三個月都在家里,我媽硬是沒看出來。我媽那個人心賊大,她是不注意細節的,就是你說啥是啥,她不會去猜,也不會去懷疑。

當時我跟她探討過,我說,媽你看我今年馬上三十歲了,我找不到合適的,我不想嫁了,像你這樣生活挺好的。你看我也談過這麼多次戀愛,每一次都是這種情況那種情況。我媽很了解我,就說,也是,你這種性格嫁給人家,估計人家也受不了。我說,我連自己都不愿意伺候,更何況伺候人家?

其實我媽很開明,因為她自己經歷過一次婚姻,又看到她身邊的朋友,不幸的婚姻太多了,十個得有九個半都是不幸的,所以她同意我不結婚。 我繼續探了她的口風,結果她堅決反對我不結婚就生孩子,就很生氣的那種狀態,接下來我就沒敢說。

懷孕期間去泰國時的留影,我還刻意拍得看不出懷孕了。

我就只能默默忍受著懷孕那種痛苦,因為做試管,要打保胎針,要打黃體酮, 我要天天來回醫務室打針,我印象當中前前后后可能打了得有140多針。后來還得忍受著孕吐,我每天都是在外面吐完才能回家。

因為我媽是要每天拜佛的,我就故意錯開她的點,早上收拾完了以后,趁她在拜佛的時候就溜出去了,晚上她又在那里拜佛,我就溜回來,進自己臥室。然后產檢什麼也都自己去的。

懷孕三個多月,開始很明顯了,我就不在家待著了。因為很多朋友在湖南,一些生意上的項目也在湖南,我覺得湖南最安全,就自己來了湖南株洲,請了一個阿姨給我做飯。

直到生的前一天晚上,我還在公司做項目,熬到12點,然后生孩子,還是我朋友替我簽的字,幾個生意合伙人都在產房門口等著。

三胞胎剛出生時的照片,左至右依次是哥哥、妹妹和弟弟。

我生孩子是剖腹產,肚子上留了好大的一個疤。我本來是做模特的,以前去海邊就喜歡穿比基尼拍照。我是疤痕體質,當時我就跟醫生求情,所以醫生給我切得特別往下,穿比基尼也不會露出來的那種,但是是很大的一個口子。

孩子生下來,一個是三斤六兩,一個三斤七兩,一個三斤二兩,都不重。我覺得人家有的一個孩子都十斤,我這三個孩子加起來還沒人家一個孩子重。

三胞胎不到一個月時的合照,從左到右依次是哥哥、妹妹、弟弟。

生下孩子後,我感覺到的不是做母親的快樂,是有一種無助感,生產後變的很抑鬱,遇到什麼事情我還是會哭,自己不舒服了會哭,身體疼了會哭,喂奶我也會哭,孩子吐我也會哭。

我坐月子期間,跟老大在一起。

我給我媽發照片,說,「媽,你看這孩子可愛嗎?」我媽說,「可愛。誰家的?」我說,「咱家的。」我媽說,「你說是什麼意思?啥意思?」我說,媽我生孩子了,我媽那都震驚了。當時我還有兩三天出月子,發完信息就忙著去喂奶了,忘了回信息。

我媽一個視訊給我打過來,其實我真的還挺害怕的,挺緊張的。我接了視訊,說,「媽,我在坐月子。」我媽立刻就哭了。她是屬于那種心疼的哭,就覺得啊這麼大的事情她沒有陪在我身邊。我說之前你態度那麼堅決,嚇得我都不敢說。 但她其實是看到孩子以后立馬就接受了,就愛到不行,瞬間接受所有。

其實我后來想一想,這個事情對于我媽媽來講還是不太公平,因為我沒有讓他參與到我的人生當中最大的一個事情當中。

三個孩子不到100天時的留影,左邊是老二,中間是妹妹,右邊是老大。

孩子一歲四個月時的合影,左邊是老大,右邊是老二,中間是妹妹。

現在每天都會發生很多有趣的事情,他們一天天在長大、每天都會解鎖新的技能。我天天在他們三個當中找存在感,經常有這樣的對話,「媽媽漂不漂亮?」「媽媽漂亮!」「誰最漂亮?」「媽媽最漂亮!」

我懷孕確實是偷偷摸摸的,那個時候我自己可能還沒有調整好,我也會想不結婚就這樣生孩子了,別人會不會說? 后來我想,為啥感覺自己偷摸了干了壞事一樣?為啥不公開?我想讓我的孩子光明正大地在這個世界上存在。所以就選擇了公開,把我的事情講述了出來。

我在網上公開這件事以后,有好多好多評論就說,「你這樣太自私了。」「孩子不需要父愛的嗎?」我都不去管他們。然后我看有很多已婚的寶媽在幫我懟。因為現在不負責任的爸爸太多了,有很多爸爸只是一個稱呼,孩子知道爸爸是誰,僅此而已。爸爸對媽媽不好,對孩子也不好,反而會給孩子帶來心理陰影。

最近我帶寶寶出去玩的時候拍的合影,左邊是老二,右邊是妹妹和老大。

我之前教課的時候也常常跟孩子們聊天,很多孩子其實知道父母早就沒有感情了,然后我就問他們,你們希望這樣嗎?大部分的孩子會說:他們應該早就失婚,他們失婚了我反而會過得更幸福,跟他們單獨在一起我都會很開心。他們在一起不開心,導致我也很壓抑。

我對自己未來的規劃,一是經濟能夠滿足我所有的需求。孩子的話,我希望他們能去一個好點的學校讀書。我會讓他們多才多藝一些,提高整個綜合素養還是挺重要的。因為我覺得學歷不一定能代表能力,但是綜合素質高絕對比單純只有學歷要好。

很多人問我,如果孩子問我為什麼沒有爸爸,我應該怎麼說?我覺得我會實話實說。 在未來,他們這個年代,等他們長大,知道這件事情的時候,應該是很開放的一個時代了,他們一定會理解的。

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

用戶評論